云南知青返城运动的重大历史意义
2017-01-12 15:50:00
  • 0
  • 1
  • 35
  • 0

云南知青召开长篇纪实新书《在命运的摶击中突围》推介会,我与云南知青北上请愿的邹盛永,李长寿合影。


1978年底,云南支边知青再也无法忍受“青春被葬送”的境遇,他们发起了声势浩大的罢工绝食抗争,卧轨上京请愿,“还我户口、还我尊严!”“知青要做人!”“知青要回城!”强烈要求“我们要回老家去”的抗争行动。终于,在短短的三个月,中央就提出了妥善处理意见,同意云南支边知青大返城的要求。

今天,当我们再去回首那段历史,会注意到,1978年底至1979年初,在共和国历史上,其实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历史转折点。它不仅是长达27年运动治国结束后的修复期,同时也是改革开放的发育期。此时,中央高层领导开始纠错纠偏,亿万中国人也开始谋求转型。何去何从,是坚守前27年的治国之道?还是另辟蹊径,走改革开放的道路?就在这历史的十字路口,被忽略的仍还滞留云南边疆的万千知青,终于在忍无可忍中爆发了“我们要回老家去”的抗争行动,他们强烈要求回到城市文明中去,他们渴望融入到中国即将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去。最终,他们赢得了抗争,不仅回到了家,回到了城市文明中,还为中国长达27年历次政治的、经济的运动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句号。

那么,云南边疆的知青,是如何奋力拼博,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就赢得了“我们要回家”的抗争呢?其历史意义何在呢?

1、20世纪70年代末,在终结大规模放逐一个又一个受害群体时,忽略了知青这个受害群体。

在知识青年大规模上山下乡前,中国已有数百万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打出的各种“牛鬼蛇神”,被放逐到了偏远、贫穷、落后甚至人烟稀少、原始封闭、刀耕火种的山村边陲、蛮荒之地的劳改农场、劳教农场、劳教所、少年管教所……他们是肃反运动中打出的反革命分子、反右运动中打出的右派、公安大跃进中打出的各类坏分子,直到10年文化大革命中打出形形色色的“牛鬼蛇神”,他们大都被流放后让其自生自灭。

不可思议的是,25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去的许多农村边疆,也正是过去历次政治运动中流放“犯人”的地方,如黑龙江北大荒、新疆塔里木、青海格尔木、内蒙古大草原、云南西双版纳等地的劳改、劳教农场,并遭遇那些“牛鬼蛇神”同样的苦难,繁重的体力劳动、缺吃少油的饥饿、被荒废的青春……

1976年10月,随着M的去世,二十多年的暴力运动、十年文革浩劫终于结束,中国正待驶入改革开放的新航向。但此时,还有数千万深陷冤假错案中的中国人,深切地盼望着自己有被“解放”,被“脱帽”的那一天。曙光出现了,70年代末80年代初,胡耀邦横空出世,他发起和领导了一场真理标准大讨论,又在主持中央日常工作时,顶着巨大的压力,统率中共党内无数慷慨悲歌之士,奋勇冲向“两个凡是”的顽固堡垒,在“堆积如山,步履维艰”中“拨乱反正”,且拿出“我不下油锅,谁下油锅”的胆识,为历次政治运动打出的数万万“牛鬼蛇神”平反冤假错案,恢复他们做人的尊严,同时又为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致死的人昭雪。

1978年8月25日,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中央统战部、公安部、民政部发出《贯彻中央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提出认真做好摘掉右派帽子人的安置工作,改正工作,落实党的政策。其中要求:右派分子摘掉帽子后,不再叫他们“右派分子”或摘帽右派;对被受牵联的家属子女,应妥善外理;原开除党籍的,经过考验,可以重新入党……终于,敌对的右派分子摘掉了帽子重新回到人民中。

1979年1月11日,中共中央又发出了《关于地主、富农分子摘帽问题和地、富子女成分问题的决定》。文件中说:“除少数坚持反革命立场,至今还没有改造好的外,凡多年遵守政府发令、老实劳动、不做坏事的地、富、反、坏分子,经详细的评审,县革委会批准,一律摘掉帽子,给予人民公社社员的待遇。地、富家庭出身的子女,其家庭出身,一律定为社员,享有同其他社员一样的待遇。今后在入学、招工、参军、入团、入党和分配工作等方面,主要应看本人的政治表现,不得歧视。”

得人心者得天下,胡耀邦凭借他的智与勇,两次纠左,两次平反,终于解决了堆积如山的冤假错案,解放了历次运动中的受害者,使数万万被打成 “牛鬼蛇神”的人终于回到了“人民”队伍中,同时还让那些被放逐到老、少、边、穷地方的“牛鬼蛇神”,返回了城市、返回了单位、返回了家。

但在为历次运动中的受害者平反、昭雪、落实政策时,另有一批运动中的受害者,却没有出头的希望,尽管他们没有恶名但仍与“牛鬼蛇神”一样被放逐到农村、边疆,且仍滞留农村、农场、边疆的数万万知青,却没有返回城市返回家的希望。他们就因为叫“知青”,不属“敌对势力”范畴,所以就不属于平反落实政策的对象。他们还被告之:要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要立志边疆、保卫边疆。

回城无望的知青,难道就只有听天由命,扎根农村、边疆干一辈子革命?

2、云南知青发起的返城运动,不仅解救了自己,还解救了数万万滞留农村、边疆的知青,让他们回到城市文明中。

20世纪70年代初,当知青回城的大门刚刚开启,不管是落户知青还是支边知青,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万千知青通过各种门路、关系、手段,顶替、招工、商调、病退、困退、独生子女等途径,争先恐后的逃离农村、农场、边疆,撒手而去,回到城市、回到家。但还滞留农村、农场、边疆的数万万知青,则大都属于出身黑五类、没门路、没关系、没手段的知青。他们在农村接受“再教育”少的已有五、六年,多的则有九、十年以上。

与共和国共同成长的一代人,为什么会遭遇如此不公平?上山下乡时一个号召,1700万知识青年全都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而大返城时却要政治审查、要讲黑五类红五类的家庭出身、要贫下中农推荐、要寻门路、要求关系、要行贿,甚至有些女知青还被迫出卖自己的肉体?

1978年底至1979年初,云南留守知青终于忍无可忍,他们要挑战这一不公平的、带歧视性的政策,于是,他们通过罢工绝食抗争,卧轨上京请愿,发出“还我户口、还我尊严!”“我们要回家”的强烈呼声。终于,1979年初,云南留守知青赢得了抗争,赢得了返城的政策松动,这时,不仅万千历次运动中打出的“牛鬼蛇神”回到了家,回到了城市文明中,还滞留云南红土地的万千知青也回到了家,回到城市文明中。而更令人振奋的是,全国各地还滞留农村、边疆的数万万被歧视被不公的知青群体,也因云南知青赢得的抗争,回到了家,实现了返城的梦想,争得了每一个知青应享有的生存权利。当然,仍有极少数知青因各种原因被永久留在了支边地,留在了农村。

3云南知青的返城运动,成为中国长达27年历次政治、经济运动的尾声。

云南支边知青不仅自己赢得了抗争,同时也为全国数万万还滞留在农村、边疆的知青迎来了大返城的“春天”,此后,全国知青返城风潮一直持续到80年代中期。

就在这场不可逆转的知青返城风潮中,1980年,中央书记处决定,从这一年暑假起,应届毕业生不再上山下乡。9月6日,国务院又向各省、市、自治区下达了《关于当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几点意见》,其中明确提出了“能够做到不下乡的,可以不下”,此举被后来的史学家认为:是宣告了历时25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终结。

自此,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丰硕成果”荡然无存。

余秋雨曾在上海知青《勐龙印迹》的大型影集的扉页上说了这样一段话:“这群人绝不是历史的展览品,他们咬着牙把中国历史的断裂处连接起来了。是的,历史曾使他们的生命断裂,没想到他们在修补了自己的生命之后,又以生命修补了断裂的历史。这是一个颇具悲壮色彩的故事。”

如果,我们再从共和国最初三十年历史看,我们还会发现,云南知青的返城运动,在当时中国的历史进程中,其意义非同寻常:云南支边知青不仅通过自己无畏的抗争解放了自己,回到了家,让全国数万万还滞留农村、边疆的知青也实现了大返城,同时,还成为中国长达27年历次政治、经济运动的尾声。

为什么说结束知青运动是27年来历次政治、经济运动的尾声呢?因为 “知青”是“运动治国”的产物,当政治的、经济的运动破坏了一个国家正常的发展时,就会出现混乱无序的状态,其中经济发展的停滞不仅影响人民的生活水平,还会出现就业难的困境。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就是因一个又一个运动破坏了国家的经济发展,无法解决就业,10年文革的动乱,更让整整一代青少年在失去上学读书机会的同时,也陷入就业难的困境而出现的产物。

那么,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一决策,又是怎么产生的呢?

这得追溯到50年代中期,当时团中央针对因运动治国导致上学难就业难的困境提出了学习苏联老大哥的建议,因那时的苏联已探索出解决这一困境的出路,就是号召这些无法升学又无法解决工作的城市青年,到边疆开垦荒地,建立共青团垦荒点,并永远定居下来,让他们不但生产粮食,还把城市文化带到荒原上去,以解决城市粮食短缺和城市青年就业问题。当时我们曾高喊“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的口号,于是,1955年至1980年,随着中国一次又一次运动的掀起,象苏联那样,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去到边疆去的运动也就随之持续了25年。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终于结束,随着拨乱反正、解放思想,长达27年的运动治国也总算结束了。1978年底至1979年初,历次运动的冤假错案都得到了平反,万千受难者也陆续从被放逐的地方返回城市。但此时,仍被忽略的还在农村接受再教育的知识青年,已无法忍受被遗忘,他们也渴望返回城市返回家。1978年底,云南支边知青发起的返城运动,就是一场自己解放自己的运动,最终,通过抗争,中央于1979年初接受了云南知青的要求,不仅让云南知青返回城市返回家,还让全国滞留农村的知青大都返回到城市文明中。

在中国长达27年的政治、经济运动之后,1979年的云南知青返城运动,可谓最终划上了一个大大的句号,成为中国长达27年运动治国的尾声。

                                                                                                                                                   

                                                                                                                                                                       2017年1月12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