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严重歪曲的历史:八国联军侵华
2017-07-15 18:59:25
  • 0
  • 9
  • 98
  • 0


在我们的历史书中,有关20世纪初叶八国联军进入中国的那段历史述说中,从来都是八国联军侵华,并企图瓜分中国说。由于几十年来这一历史被定格,我们几代人都深信不疑中国曾经的这段屈辱史。

但今天,当我翻看那段历史的史料,从大量史实中意外发现,发生在1900至1901年的八国联军“侵华史”, 并非我们史书所说,是英、法、美、俄、德、日、意、奥八国联军发起侵华战争,企图乘机瓜分中国。

历史的真像是:十九世纪末,大清帝国开明的知识精英曾鼓动皇帝“维新变法”。但由于慈禧太后与守旧大臣们的阻止,“变法”功亏一篑,功败垂成,人头落地。而此时,帝国广袤的大地上,又接踵而至的爆发出大面积自然灾害:水灾、旱灾、风灾、虫灾、疫灾、霜灾、雪灾、火灾……轮翻上演,导致了上千万人流离失所、饿殍遍地。

据王树增在《1901年 一个帝国的背影》中记述:山东、陕西水灾和浙江地震,死亡28万人;直隶水灾以及河北大水、甘肃大旱,死亡1500万人。黄河决口、蝗灾波及河北、山东、河南和湖北,死亡800万人;安徽、陕西、山东旱灾,死亡1000万人以上。光绪‘丁丑奇荒’中,仅山西一省就死亡500多万人,这个数字占该省总人口的1/3。

而没有死的帝国农民开始了大规模的逃亡,山东黄尘滾滾的土道上,河南荒芜的田野上和河北干涸的河床边,数百万流民在绝望中行走。他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孩童啼哭,成人无泪。为了生存,人人相食的现象时有发生。

摆在濒临饿死的帝国农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等待死亡和铤而走险。

1899年,山东、河南、安徽和江南一带饥饿的农民在流徙中开始闹事了。在山东,一个起源于民间的白莲教,原名“义和拳”的群团组织,以传习拳术发展教徒,声称练拳后可以“刀枪不入”。他们痛恨一切现代文明,将造反的目标一开始就对准了西方在华人士,包括在华的传教士及中国基督徒,他们毀坏教堂、追杀外国传教士和入洋教会的中国教民。他们喊出的口号是“扶清灭洋”。其揭帖云:“先拆电线杆,后拆火车道,杀尽外国人,再与大清闹!”

当时山东巡抚毓贤,也是极端仇恨“洋人”的,更仇恨外国势力支持下的教会“恃势横行”,他公然为“拳匪”义和团张目,利用“拳匪”来抗衡教会、威吓教民脱离基督教会。他还坚定的主张“灭洋教即是灭洋人”。他认为“民心可用”,因此积极鼓励义和拳在山东发展。

被扶持起来的义和团,打着“扶清灭洋”的旗帜,对凡有外国天主教神父及教民的村庄大开杀戒,抢劫捣毀一个又一个村庄。“有史料证明,仅仅在一个月之内,打着‘毓’字大旗的朱红灯们平均每天抢劫三个村庄。银钱、粮食、棉花、衣物、大车、牲畜等均在他们需要之列。”

河北的义和团,也将天灾干旱怪罪于洋教,说:“天无雨,地焦干,全是教堂止住天。”

在他们的眼中,这些来自中华本土之外的“人”, 是类似人的动物。他们丑陋不堪:苍白的皮肤带着红斑,头发五颜六色,有红色、黄色、白色,眼睛也有蓝色、褐色或者杂色,深深陷入眉骨的眼窝,高高耸立的如同某种鼠类尖吻的鼻子。再加上他们衣着奇特,莫名其妙,又听不懂“人”话,因此他们不是人,他们给帝国带来的一切,都是伤风败俗,破坏风水的。

而洋人让修的铁路、挖的矿山,破坏了中国人的祖坟和风水;洋人让修的电线杆,更是破坏了中国人的祖坟和风水。正是他们对中国人风水的破坏,使帝国接连不断发生灾荒从而导致尸橫遍野,是可忍孰不可忍!

1899年秋,山东的平原县,朱红灯率领饥饿的农民举行了武装暴动,烧教堂,驱教士,杀清官。

1900年1月12日,山东与河北两地,凡有洋教堂、有教民的村庄均成为一片火海。

怀着深仇大恨的饥饿的农民,向敢于造自己祖先反的铁路、电线杆、矿山等不断发出战斗口令。他们高呼“拆铁路,拔线杆,紧急毀坏火轮船”的口号,冲向铺展在辽阔田野上的两根钢铁的轨道。他们把铁轨的下方挖空,把枕木点燃,然后叮叮当当地敲打起来。很快,京城南面的保定路段、东面的天津路段上火光呼呼呼地蔓延到百里开外。同时,他们也把通往京城百里路上的电线杆全部拔倒,然后搬回自己的家安在房粱上。

此时,正值慈禧企图废除力推变法维新的光绪皇帝时。而大力支持光绪皇帝变法维新的正是那些洋人。所以,慈禧一方面被迫严厉查禁义和团,一方面是暗地拨银子给义和团,纵容他们造洋人的反。

而慈禧宠信的那些守旧大臣,又听信毓贤之言,相信义和团团民能“刀枪不入”、“枪炮不伤”,欲借助义和团之力排外。在部分朝廷亲贵支持下,义和拳以“扶清灭洋”为口号,高呼着要大举进京勤王,并杀害各地的外国人及教徒,还烧教堂、拆电线、毁铁路,攻进天津租界。

3月10日,面对中国义和团疯狂的举动,京城各国公使们召开了紧急会议,会后发表了一份声明:如果清政府不明确发布镇压义和团的上谕,他们就要进行各国海军的联合示威。

4月6日,英、美、德、法公使再次发表联合照会,“最后通牒” 清政府,限令两个月内剿灭义和团,否则将“代为剿平”。但仍未获清廷回应。

聚居北京东交民巷的十一国公使对清军的保护失去信心,于是向清廷提出自备卫队保护使馆的要求,几经交涉,总理衙门答应要求,但限每国只准许派30人。被逼无奈下,俄、法、英、美等国的军舰在天津大沽口外的海面上组织了“示威”。

5月12日,直隶首府保定附近一村庄,爆发了一次剧烈的民教冲突。30户教民家庭遭到洗劫,30户人家的男女老幼全部被杀。危急之中,西什库教堂内的法国主教法维埃,给法国公使急写书信一封:

公使先生:

局势已经日益变得严重和危险。在保定府,七十多个基督教徒被屠杀,其他三名新入教者,被乱刀砍死……北京四周已经受到包围,拳众日渐逼近京城。宗教迫害只是个烟幕,义和团的目的是消灭所有的外国人,这个目的已经清楚地写在了他们的旗帜上。义和团的同盟军正在北京等待他们。以袭击教堂开始,而以袭击使馆告终。甚至袭击这里的我们的日期已经确定。我们已经处于和一八七零年天津惨案前夕同样的险境。在这种情况下,公使先生,我认为我有责任要求您给我们至少派遣四五十名水兵来,以保护我们和我们所有的东西……

法维埃写这封信时,是凭借他在中国多年的经历和对大清帝国及帝国农民仇外的认知写下的。是的,常驻中国的外国人不会忘记1860年圆明园大劫难,惨重的生命代价让他们深知,面对匪气十足的义和团,必须要用武装来保卫自己在中国合法的权利。

这封信受到各国公使的重视,很快达成一致:给中华帝国政府提出联合照会。

5月20日,各国公使决定,给帝国政府的联合照会中,限定“五天内”给予“满意的答复”, 否则,各国将举行军舰“示威”。 照会称:

一、凡参加拳会操练,或在街头制造骚乱,或继续张贴、印刷、散发威胁外国人之揭贴者,均予逮捕。

二、义和拳集会之庙宇或场所的所有人和监护人,均予逮捕;凡与义和拳共同策划犯罪活动者,均作义和拳论处。

三、凡负有责任镇压措施之官员,犯有玩忽职守或纵容暴徒之罪行者,均予惩罚。

四、凡企图放火、谋财害命之首恶,均予处决。

五、凡在目前骚乱中帮助及指点义和拳者,均予处决。

六、在北京、直隶及北方其他各省公布这些措施,以便人人知晓。

发出照会的同时,各国公使还迅速“做好武装登陆的准备”。

但慈禧与那些守旧大臣,并没有吸取圆明园大劫难的教训,他们仍气势汹汹的要借义和团的刀斩尽杀绝所有的外国人,只是不便公开支持义和团。但当帝国政府接到各国的联合照会时,又慌了手脚,立即发布了一系列严厉镇压义和团的《告示》:“严格禁止练拳”、“聚众演练者,邻右同坐”,受到“武装弹压”。

28日,传来消息,义和团烧毁了丰台车站,津京铁路也被破坏了。这意味着各国驻京使馆的“后路”被切断,外国公使们已被义和团包围了。当天晚上,奥、英、法、德、意、日、俄、美等国使节,决定调集特遣部队前来北京,并要求大清朝廷提供运输方便。但遭到大清朝廷的拒绝,不同意各国向北京派遣军队。然而,无论帝国政府怎样声明、警告、恳求,大敌当前,为保护自己在中国的合法权益,各国公使们一概不予理睬了。

5月30日,天津大沽口海面上,洋人的12艘军舰向天津港开进。在没有遭遇任何抵抗下,各国军舰的海军陆战队官兵在天津登上了中华帝国的国土,并向帝国政府宣布:无论帝国政府准许否,各国军队在中国登陆并且要进入北京的现实已经不可更改。帝国政府如能“满意地答应”,那么,外军只驻留到“不再有危险的时候为止”;如果帝国政府反对,后果就“很难预料”了。

第二天,5月31日,帝国的总理衙门答复各国公使,“同意”进入北京,但每个国家保护使馆的兵力不得超过30人。

6月1日清晨,各国军队到达北京。

而与此同时,义和团也大举进京“扶清灭洋”了,慈禧太后任命了一个极端仇恨洋人的满族贵族端郡王载漪为管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慈禧决意要借义和团之力和洋人决一死战。

局势危急关头,英国人赫德给李鸿章发出电报:

此间局势极其严重,各国使馆都害怕受到攻击,并且认为中国政府即使不仇外,也无能为力,如果发生事故,或情况不迅速改善,定将引起大规模的联合干涉,大清帝国可能灭亡……请电告慈禧太后,使馆的安全极为重要,对于所有建议采取敌对行动的人都应予驳斥。

李鸿章立即向慈禧转发了这封电报,特别强调了“大清帝国可能灭亡”的告诫。

6月10日,在各国公使的强烈要求下,各国军队组成的联军增援部队开始在中国海岸登陆了,他们从天津出发,向帝国的都城北京进发。

11日,俄、英、美等八国的2053名(英军915人、德军450人、俄军313人、法军158人、美军100人、日军52人、意军40人、奥军25人)官兵组成联军先遣队,从天津前往北京保卫使馆。也是这一天,京城发生了一件惊人的事:日本公使馆的书记生杉山彬在出城迎接联军时被杀。此事立即引发各国公使馆的惊慌。他外交抗议、加强防守和催促西摩尔联军速到,顿时,东交民巷乱成一团。

13日,慈禧终于下达指令:动用大清帝国的正规军阻击西摩尔的联军。与此同时,责令九门提督“立即开门”,“迎接义和团入城”。拳众在刚毅的带领下“一拥而入”,“入者多至十万余人”。

这些祖祖辈辈都没进入过京城的农民被迎进了京城的大门。当他们刚一进入这个繁华的帝都时,他们满眼都是一个被洋化了的世界:教堂、使馆、医院、学校、洋货铺、西药铺及繁华的商业街。对这一切被西化的城市文明,他们打心眼的反感、仇恨。于是,他们充当了宫廷中仇外官吏最好的打手,在京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端郡王的府邸成了义和团的总部,端郡王也自然成了义和团的“头头”。 他每日骑着马,在义和团团员的簇拥下,穿棱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且在京城的所有城门上贴出以他的名义发布的布告:“杀一男洋人,赏银五十,杀一女洋人,赏银四十,杀一洋婴,赏银二十。”而在端郡王西皇城根太平仓的府邸门前,也成了“杀洋人”“杀二毛子”的帝国刑场。

抱着对西洋鬼子、洋教堂刻骨的仇恨,义和团高喊着“扶清灭洋”的口号,疯狂攻击京城的教堂、教会医院及中国教民的家,并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围攻男女老幼总数不足三千的洋人。

就在以义和团为主力围攻大教堂时,帝国的正规军队则开始主攻起京城的使馆区。使馆区位于北京内城东交民巷,共有450名外国士兵和12名公使在内的475名使馆人员及2300多名跑进使馆避难的中国教民。

6月15日,各国公使面对义和团进入京城大规模烧毁教堂和屠杀洋人、教民后,不得不宣布“使馆防区范围”。

6月16日,各国海军军官们在“露西亚”号军舰上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通过协商或武力暂时占领大沽炮台,”并将此项决定通知驻津总督与炮台司令官。

争夺大沽炮台的战斗终于爆发。几天之后,大沽炮台守军数千人阵亡,联军占领了大沽炮台。

6月19日,外国联军又开始大规模地向天津城发起了进攻。

此时的慈禧,也下“逐客令”了:限令在北京的所以外国人24小时之内离开北京,帝国政府将派军队护送他们。同时,慈禧下令草拟《宣战诏书》。尽管光绪帝、使臣许景澄、军机大臣王文韶等想阻止这场灾难的发生,但这场中外战争已不可避免。

6月20日,北京街头又发生震惊中外的“克林德事件”,德国公使克林德在北京的大街上被帝国军队的一名士兵枪杀了。

端郡王载漪“闻之此事大乐”。 军机大臣刚毅言:“杀个洋鬼子不算大事,不日即将各使国扫灭干净。”但庆亲王奕劻闻之惊骇,说:“此事关系极大,以前所杀洋人,不过是传教的,今系使臣,必动各国之怒。”

就在“克林德事件”发生几小时后,帝国军队在义和团农民的配合下,开始对东交民巷使馆区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

帝国军队出动了数万人去围困剿灭东交民巷使馆区内的3000多人,还使用炮轰。很快,位于使馆区外围且与其他各国使馆不相邻的奧地利、荷兰、意大利以及比利时四国的使馆被炮火轰塌,守卫使馆的外国官兵不得不丢弃下死伤者的尸体撤离,随后使馆被帝国军队占领。

这是震惊中外公然践踏、违背国际公法的举动,但在大清朝廷看来,这是“灭洋”,将他们赶出中国的壮举。

6月21日,中华帝国又向各国发出《宣战诏书》,其宣战对象是整个外部世界——“彼等”。

就在战火熊熊燃烧起来时,慈禧给各国元首发出的电报有了回音,回电来自纽约:


美国总统向中国皇帝致意:

我已收到陛下7月19日来函,欣悉陛下认识到,美国政府和人民对中国除了希望正义和公平之外别他求这一事实。我们派军队到中国的目的,是从严重危险中营救美国公使馆,同时保护那些旅居中国并享有受条约和国际法保证之权利的美国人的生命财产。已向贵国派遣军队的所有国家都公开了同样的目的。

我从陛下的信中得知:那些扰乱中国的和平、杀害德国公使和日本使馆成员、现仍在北京围困着那些幸存的各国外交官的暴徒们,不仅没有得到陛下的任何赞助和怂恿,而且实际上是对皇权的反叛。如果是这种情况,我最郑重地促请陛下政府:

1. 公开证实外国公使是否还在世,如果还在,他们的现状如何。

2. 让各国外交使节直接、自由地与各自的政府取得联系,排除威胁他们生命和自由的一切危险。

3. 使中国的朝廷与援军保持联系,以保证在解放公使馆、保护外国人以及恢复秩序方面彼此合作。

如果这些目的均告实现,本政府相信,对于和平解决这次动乱所引起的一切问题,各国将不会存在任何障碍。同时,本政府在取得其他国家的同意后,将乐于以此目的为陛下进行友好的斡旋。

                                                                                                                                       威廉•麦金莱 1900年7月23日


就在美国总统的回电到达北京的时候,在慈禧的授意下,经过短暂停歇后,帝国军民对外国使馆的攻击又重新开始了。

7月25日,联军接到美国公使从北京送来的信:“不能支持多久了,希望速来援救。”

面对大清帝国京城一层层高大坚固的城墙,一扇扇重兵把守的城门,如何攻破?8月12日,联军在通州召开了进攻北京城的军事会议。决定:联军参加攻打北京城的总兵力为1.5万人。其中步兵1.375万人,骑兵800人,工兵450人。装备大炮100门,其中野炮52门,山炮48门。

慈禧开始慌乱起来,将各路兵力纷纷调进城内,守护紫禁城,守护各城门。

8月13日夜深,俄国人的大炮对准东便门开始轰击,这是1900年八国联军发出的第一炮,它震惊了帝都满城。

14日凌晨,俄军冲进了东便门。接着,日军攻击朝阳门,并用巨大的炸药桶,炸开了朝阳门。美军则轻松占领广渠门。英军随后也冲了进来,并从水门,冲进了东交民巷,随后,美、日、法、德、意、奥军也冲破帝国军队的节节阻击,到达了使馆区,北京城陷落。

处在深宫的慈禧,开始得到的是“捷报”,不知道带兵“赴前敌以御夷人”的李秉衡已自杀身亡。直到下午,慈禧才得到真正的战报:通州不但已经陷落,而且,联军已经开始全面攻打北京城的军事行动。

京城已经陷落了。

15日早晨,面对京城失守,联军步步紧逼紫禁城,慈禧已无力回天,她被迫带着光绪帝、皇后等一行人逃出紫禁城。一路向西,逃向西安。

而被义和团包围56天后的东交民巷各国使馆区,终于被攻入京城的联军解救出来,还在挥舞大刀的义和团也在洋枪洋炮前,几乎全军覆没。

令联军意外的是,面对帝国强大的正规军,他们仅仅用了10天就攻破了大清帝国的都城。更不可思议的是,在英法联军和清军大战时,战场的两侧却有数万百姓漠然围观。清军败退时,百姓还接连发出嘘声。英军统帅巴夏里目击此景,十分疑惑不解,问其买办何以至此,买办曰:“国不知有民,民就不知有国”。

八国联军侵华的真历史,令人唏嘘不已。原来是大清朝庭公然践踏国际法,不遵守与各国所签定的条约,利用义和团疯狂排外,杀洋人,烧教堂,并动用正规军攻打使馆区,从而导致八国联军为捍卫自己在中国的合法权利而攻入中国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