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曾经的辉煌:创下重庆六个“第一”
2018-05-15 15:04:22
  • 0
  • 6
  • 17
  • 0

                     三排左为父亲熊小凡,一排右一为母亲杨茂模,二排左一为作者。

随着父母亲的先后去世,悲痛之中,我开始整理他们留下的遗物。令我惊讶的是,整理之中,我注意到继父在文革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时,写下过大量坦白交待的材料。其中,有关家史的“坦白交待”,让我大开眼界,再加上大伯留下的生父家族的资料,我发现,我们如此不堪的“黑五类”家庭竟创下过重庆数个第一,使我不但不为老前辈的“黑”感到羞耻,还为老前辈事业的辉煌感到骄傲。

父系家族

生父家族:

爷爷杨芳龄:与刘湘联手创办了重庆第一所高等学府——重庆大学

爷爷杨芳龄是重庆广益中学校长。1926年9月初,他因受四川军阀刘湘之托,成功化解了震惊全国的“9•5万县惨案”危机,刘湘在万分感激我爷爷的特殊功绩后,提出要给他发一笔重重的奖金,2万大洋,我爷爷谢绝了。刘湘说,那我请你当重庆教育局局长,我爷爷也谢绝了。刘湘奇怪的问,你一不要钱,二不要官,那你要什么?我爷爷答:“我是个教育工作者,建议甫公(刘湘号刘甫澄)在桑梓办一所大学,取名‘甫澄大学’或‘重庆大学’。”刘湘当即说:“好,好,照办,叫‘重庆大学’好!”此后,很快成立了“重庆大学建校筹备委员会”,刘湘任主任委员,刘湘的财政局长甘绩镛和我爷爷任副主任委员。

1929年,重庆第一所高等学府——重庆大学宣布正式成立。

但我爷爷没有放松广益中学的建设,他将学校背靠南山之巅的那座文峰塔,视为象征文化、文明、文雅之高峰,因此,爷爷将文峰塔作为广益中学的象征。

1937年11月20日,国民党政府迁都重庆。广益也随之进入鼎盛时期,建起了小学部、中学部,高中部。到抗战结束,我爷爷还筹备要建一所高等学府。当时,广益与重庆的清华、南开中学齐名。但我爷爷还一再强调:我们不能把中学办成大学先修班,应试机器,全副精神就只为高考,而应该全面育人。为此,广益中学成为抗日战争时期大后方培养优秀人才的摇篮。时至战后,广益中学桃李芬芳遍及世界。

但1949年重庆解放后,我爷爷被迫辞去广益中学校长之职,结束长达25年的教育事业,广益中校被接管。1951年3月13日,在全国轰轰烈烈镇压反革命运动中,我爷爷因曾默退闹学潮的学生,就以“历史反革命”罪含冤入狱。4月15日,广益中校还举行了斗争我爷爷的大会,此后我爷爷被判无期徒刑,关进四川省南充监狱。1960年,我爷爷在监狱中含冤而死。

在广益中校任教的我爸爸也因年青气盛,对广益中校被接管有抵触情绪,不愿配合接管。他也被逮捕,判了5年徒刑。刑满后,爸爸被送到安徽合肥劳改农场,直到死都未放出来。

继父家族:

继父父亲熊郁村,熊爷爷,与四位姑表同堂兄弟创办了重庆第一个跨国的宝元通兴业股份有限公司,1950年1月,宝元通又成为全国第一家由股份制企业转为国营的企业。

1920年10月,熊爷爷曾和四位姑表同堂兄弟肖则可、肖雨声及熊荫村、王敬初,集资600两银子合伙开始做土铁(农具原料)、铁锅、小五金生意。他们从“跑江边”生意兼小铺面买卖开始创业。五位姑表兄弟精诚合作,兢兢业业,很快,生意就发展起来了。

1922年,他们租下一间较大的铺面,扩大经营面积。就在所租门面平整地基时,意外挖出一枚铸有“开元通宝”字样的古币,他们从中获得灵感,“宝元通商店”的招牌由此产生。经过数年的发展壮大,宝元通最终发展成重庆第一家跨国的大型股份有限公司。

1945年,熊爷爷病逝后,我四爷爷熊荫村担任了“宝元通兴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直到共产党建国后。

1949年10月1日,共和国成立,宝元通为了顺应形势的变化,提出宝元通转向国营的要求。1950年1月25日,当时西南军政委员会政委邓小平,接见了他们的代表,并宣布西南财委正式批准宝元通兴业股份有限公司转为国营。2月,宝元通在重庆、成都、宜宾、泸州等地的公司都转变为国营百货公司,宝元通的在职职工也随之转成国营职工。自此,西南地区有了第一家国营百货公司。宝元通成为了全国第一个由股份制企业转为国营的企业,改名为“重庆百货公司”。

随后,国家外贸部又将宝元通香港公司转入了华润公司。

继父熊小凡,推出获得首届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许茂和他的女儿们》。

20世纪50年代初期任重庆《红岩》杂志编辑、副主编。编出具全国影响的《达吉和她的父亲》。1979年父亲在《红岩》第二期杂志上又编辑推出长篇小说《许茂和他的女儿们》,获得中国首届茅盾文学奖。

母系家族

外祖父辜云若的山水画,首获美国巴拿马博览会一等、银奖。

我们的外祖父辜云若,曾是清朝廷命官,派四川成都就任。擅画山水。甲寅冬(1914年)在美国巴拿马博览会上,辜云若先生之画获得一等、银奖。是中国画家第一次获得此奖的人。

母亲杨茂模,当国共政权更迭时,在缝纫机上制作并在广益中学升起了重庆第一面五星红旗。

1949年11月29日,当我爷爷得知解放军已击败国民党军队,打进南岸时,我爷爷终于明白,中国已到了政权更迭的时候了。于是,他问清楚了新政权制定的国旗后,让我母亲在缝纫机上制作出了重庆第一面五星红旗。上午10点30分,在广益中学运动场的旗杆上升起。

回顾老前辈的辉煌业绩,我们这辈不觉黯然失色,因困于各种运动中,我们这代没有知识没有头脑,从而使家族的伟业出现了断代。不过我仍有责任记下20世纪不凡的家史:

甲寅冬(1914年),外祖父辜云若的山水画,获得美国巴拿马博览会一等、银奖。是中国画家首次获得此奖的人。

1920年,继父父亲熊郁村,我们称呼熊爷爷,与四位姑表同堂兄弟通过30年的创业,创办了重庆第一个跨国的宝元通兴业股份有限公司。

1929年,爷爷杨芳龄:与刘湘联手创办了重庆第一所高等学府——重庆大学

1949年,母亲杨茂模,当国共政权更迭时,在缝纫机上制作并升起了重庆第一面五星红旗。

1950年1月,宝元通成为了全国第一家由股份制企业转为国营的企业。

1979年,继父熊小凡,推出获得首届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许茂和他的女儿们》。

……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