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报晓:我的中国梦
2017-01-27 13:29:17
  • 0
  • 3
  • 75
  • 0

爆竹声声,钟声响起,又是一年新春佳节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席间,我们互相拱手祝福,举杯畅饮,不亦乐乎。正欢聚中,我突发奇想,说起自己有一个梦想,一个中国梦……大家顿时齐刷刷盯着我,屏住呼吸,安静下来,要听我说梦,一个中国梦……我说,其实早在20世纪40年代,那时还是在野的中国共产党就说出了我的梦想,不信,你们听听:

《解放日报》1941年5月26日

民主与不民主的尺度,主要地要看人民的人权、政权、财权及其他自由权利是不是得到切实的保障,不做到这点,根本就谈不到民主……保证一切抗日人民 (地主、资本家、农民、工人等)的人权、政权、财权及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信仰、居住、迁移之自由权……中国共产党一向是忠实于它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纲领中的每一条文与每一句语,都是兑现的。我们决不空谈保障人权,而是要尊重人类崇高的感情与向上发展的愿望。

《新华日报》1943年刊登毛泽东有关宪政的讲话

为什么不搞多党制?怕什么?想来想去,可能怕失去权力。为什么不搞司法独立?恐怕是怕被审判。为什么不搞宪政?怕不能以权谋私。为什么要搞党国?党无非是个社团组织,怎么能代表国家?为什么不搞新闻自由?怕民众不再被愚弄。为什么不搞直接选举?怕做不了官了。

《新华日报》1945年3月1日社论

言论出版的自由, 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没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团结统一,不能争取胜利,不能建国,也不能在战后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的幸福……新闻自由,是民主的标帜;没有新闻自由,便没有真正的民主。反之,民主自由是新闻自由的基础,没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真正的新闻自由,决不可能。

《新华日报》1945年9月27日社论

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在人民手中,这决不是正轨,只能算是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不结束党治,不实行人民普选,如何能实现民主?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

《新华日报》1945年

国民党反动派的御用文人说,中国不能搞民主,一搞就乱。这是反动派为巩固统治而说的谎言,按中国人民的素质,实行民主后,中国不但不会乱,最终会富强起来,超过英美等老牌民主国家。

《新华日报》社论1946年9月

国民党反动派是世界上最害怕言论自由的一个集团。他们害怕人民翻身,害怕人民认识大时代的真面貌,更害怕他们自己的丑恶暴露在人民大众的面前。所以他们用种种卑劣无耻的手段,蒙蔽人民的眼睛,塞闭人民的耳朵,封锁人民的嘴巴,不让民间报纸存在,不给正直的新闻工作者自由。”

说到这里,我突然提高声音,说:呵呵,我的梦想,就是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会兑现承诺:决不空谈保障人权,而是要尊重人类崇高的感情与向上发展的愿望。

                                                                                                                                       2017年1月27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